当前位置:choudu.cn历史女友的魔幻公寓
女友的魔幻公寓
2022-06-26

我第一次送女友回她的住处。

这是一座充满怪异的艺术气息的公寓。外观是深蓝色的玻璃墙,几条裂缝直达楼顶,触目惊心。走近才发现原来是画上去的。嗬,看来我的眼镜该换了。

开了门,楼道里漆黑一片。女友一边摸索着,一边得意地说:“这公寓最奇特的一点就是里面的东西会到处乱跑,比如电灯开关。”

开关还会跑?我一头雾水。

“啪!”灯亮了。

女友的手伸得老高,按在一个蠢蠢欲动的开关上。

楼道旁边的墙上除了那个活力十足的电灯开关之外,还镶嵌着各种奇怪的装饰物。半只牛角、半只鞋、半只黑皮手套、一排大衣钮扣、一个皮带扣......

“真是魔幻公寓啊,好有艺术气息啊!”为了不让女友看不起,我只好装出能欣赏的样子。她的前男友就是因为跟不上她的艺术品位才被她甩的。

女友没回答,我惴惴不安。

送她进了门,我看到她房间的玄关立着一幅一人高的油画。我对绘画的评价水平只停留在鉴赏它画得像不像这种层次上,当然无法看出它在艺术上的独特之处;但我却能为此画指出一个致命的缺陷--它的右下角裂开了。

“这一定是哪个客人来你这儿不小心给弄的吧?”为了讨好她,我表现出很惋惜的神情。

她笑了,我兴奋地以为我的话得到了她的认同,她一开口我才知道我错了:“2010年01月27日,一位女游客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摔了一跤,情急之下伸手一抓,将毕加索价值1.3亿美元的代表性画作《演员》扯出一道长约15厘米的裂痕。我这副画模仿的就是那幅被扯破的名作。我喜欢这种被扯破的美感,那种分裂的力量感,那种随机遭遇的命运感。”

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被扯破了。真是抬不起头来啊。

唉,她的前男友一定不会像我这么土吧。他不但是个探险家,还是个猎手。想起来了,墙上不就装饰着半只牛角吗?恐怕也是他给打来的。

在她面前,我自惭形秽,手足无措,浑身都不自在,连手怎么放都觉得别扭了。说了几句,我告辞了。我下决心回家好好补补艺术课。

她也不留我,只说:“下楼时小心点,别把眼镜摔破了。”

“摔破也好,正想换一副呢。”我陪笑着答道。

她没有回应。她正专注地抚摸着墙上的一个小画框,依我的品味,我觉得框里画的内容是闪电撕破夜空,很普通嘛,谁知道又有什么“力量感”“命运感”在里边?

我满怀耻辱地出了门。

走到了下一层。楼道漆黑。

开关又死哪儿去了?我伸手在墙面上摸索,只摸到各种各样的饰品。想开手机照明,偏偏在这时候没电了。我可没勇气回去叫她帮忙。这点小事都干不了,我在她眼里还有什么用啊?

我小心翼翼沿着一级级台阶向下挪。怎么会黑到这种程度,完全看不见。我甚至感到黑暗十分黏稠,人就像在一个墨水瓶里,身体的动作极其迟钝。

我突然很恐惧,我怕她的男友带着猎枪来到这里。那样,我会不会被打死,撕下一只耳朵挂在这面墙上呢?我真切地感觉身体被撕开的疼痛了。

我得赶紧离开。该死的!这样浓稠的一团漆,让我怎么走得快呢?

战战兢兢地不知下了多少层。突然,我的手触到了一个按钮,那东西一蹿,逃脱了我的手。

肯定是路灯的开关!

我双手在墙面奋力搜索,那东西东躲西藏,终究被我的右手按住了。

“啪!”灯亮了。

一只手按在开关上,没有胳膊,没有身体。

墙面上除了原有的装饰品之外,又多了一只手,半只鞋,半副眼镜。

我哪里去了?

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随机分裂成许多块,一一镶嵌在墙上了。

我并不孤单,我在墙里看到了我的难友--一个戴黑皮手套,手捧牛头,身穿猎装,束着皮带的,四分五裂的男人。